《比较教育》,副标题为「俄意奥丹土日瑞比八国教育概况」。一册。常导之(道直)编著。成书於一九三〇年上半年,於一九三〇年十一月首版发行,收入中华书局编辑的「教育丛书」。

  常道之(一八九六——一九七五),名导直,字导之,江苏省江寧县人。曾就学於南京金陵大学、南京高等师范、北京高等师范。於一九二四年公费留学美国,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,后前往英国伦敦大学和德国柏林大学的哲学系学习。一九二八年学成归国,任中央大学教育系讲师。此后在安徽大学、北平师范大学、中央大学等校先后担任教授、教务长、系主任等职。一九四三年出任教育部中教司司长,第二年改任教育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。抗战结束后,他先后在中央大学、四川大学任教,兼任西北师范大学和臺湾省立师范学院的特约教授。一九五一年起,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任教,直到逝世。他曾参与筹备「中国教育学会」,任首届常务理事,又组织了中国教育文学名著学术团体联合会。一九四七年当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委员会委员。其著述尚有:《教育行政大纲》两册,也被收入中华书局「教育丛书」,一九三四年增订为五卷本;《德、法、英、美四国教育概况》,商务印书馆於一九三〇年出版;《新中华比较教育》,中华书局一九三二年版;另有《德国教育制度》,钟山书局一九三三年版;《法国教育制度》,文化学社一九三三年版;《各国教育制度》上、下卷,分别出版於一九三六年和一九三七年;还有《教育制度改进论》,延中书局於一九四七年出版。他的数十篇教育论文曾先后在《教育杂志》和《东方杂志》上发表。一九二一年美国哲学家杜威访华期间,他担任助理,翻译了杜威的演讲《平民主义与教育》,商务印书馆一九二一年出版。

  《比较教育》一书,旨在説明「旧国家之改造与新的国家之建设中,教育乃是主要的力量」。为此,作者着意选择了八个国家,即俄国、意大利、奥地利、丹麦、土耳其、日本、瑞上、比利时。作者认为,丹麦和日本均已获得教育成果。丹麦「物产稀少、疆上狭小」,依靠教育而致「国富民足」,成为「欧洲最进步国家之一」。日本藉教育之力,由专制政体、封建社会,一跃而为世界上之强国。瑞士和比利时是两个多民族的小国,「四境皆强邻」,藉助教育仍能维持其世界地位。俄国和意大利两国的政治主张、教育目的,以及指导思想是不同的,但它们都在对本国传统的教育制度进行彻底改革。奥地利和土耳其两国歷史状况有异,奥地利「由强大而退为弱小」,土耳其则「由瘦弱而进於健强」,但两国都在凭借教育「改进现状,力图生存」。

  作者仿照桑福德(P.Sandiford)的《比较教育》(Comparative Education)一书的编法,按国别逐一介绍。先简述该国概况,然后分述其教育行政组织、初等教育、中等教育、职业教育、师范教育、高等教育等项。但不囿於划一的框架,而是力图充分展现各国教育的特色。作者在「俄国」部份,对「统一劳动学校」、「单轨制抑多轨制」、「阶级淘汰」(保证工农有优先的受教育权)、「「復合法」课程」(近译「单元教学法」)实施状况等,都列出专节予以介绍,阐述其原理及实际情况。作者还对瑞士的「次级学校」、比利时的「中间学校」、土耳其的「私立学校」、「体育及军事训练」、瑞士的「教育视察」,以及丹麦、瑞士、日本等国的补习教育与成人教育等,都予以特别的説明。

  本书「博採英文及德文之最近著述」,辅之以作者在意大利等国的实地访问所得:力求资料的新颖与可靠,注重实证,「务使全书无一空泛揣测之语句」。书中附有行政及学制系统图十四幅,各类学校课程表二十五张,各项教育统计表二十一张。

  作者对奥地利的教育改革介绍得尤为详尽。奥地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,有很大的变化,疆土缩小,人口骤减,政体改变。为求生存和发展,一九一九年开始改革教育。政府特设「学制改革局」,延教育名宿主事,研究教育改革问题。以后,令各地设立教员会议、家长联合会等组织,以促进各方面的合作;更换大批县视学员;从一九一九——一九二〇年度起广设试验班,试用新教学原则和教材,并作为教学示范班;假期为教师开设讲习所,进行师资培训;开设「中央教育图书馆」;接着确定新课程的实施办法等,使该国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和改观。

  《比较教育》是我国比较教育领域最早的系统著作之一,具有奠基性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/blog/post/381.html